走进文字,走进诗意的生活
来源:信息中心    点击:  发布日期:2008-08-07 07:22:00

走进文字,走进诗意的生活  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 / 江上打渔人
  读懂了文字的,是因为读懂了生活。读不懂生活的,又何谈读懂文字?
  这是几年前,我在一篇文章里读到的一句话,很是铭心刻骨。今又提笔,想起与文字的结缘和对生活的感悟,不禁思绪如潮,于久久中不能平静。
  我不是作家和诗人,也不是时尚的网络写手。我有我自己的工作和事业,舞文弄墨,只不过是业余一种爱好而已,纯属自娱自乐,无它。我能想象,没有一日三餐的日子,会是一种如何落魄的生活,但不能想象,没有文字的心情,会是一种怎样糟糕的孤独和落寞。在阅读和写作之间,就象是左手和右手的搭配,默契而协调,相得益彰。
  少年时结下的文学情,高中时圆下的文学梦,令我走向了遥远而朦胧的神秘,走向了五彩生活中诗意而绚丽的文字风景。多少日夜贪婪地吮吸,多少唐诗宋词的情思……在岁月彤红的目光里,留下生动的情节,留下耕耘的影象,更留下不老的记忆。
  每一个文字都是一粒饱满的种子,只要有鸟一般想象的翅膀,灵感就会随风飘飞而来,衔着它植根在心灵的乐园里生根、发芽,但不一定要开花、结果。
  打开文字,如同打开藏满心事的抽屉,或酸甜苦辣,或人情冷暖,或大漠狂沙,或长河落日,于无声处彰显文字的魅力。静静的书海之滨,从此就多了一个“少年不识愁滋味,为赋新词强说愁”的文学爱好者,在浅吟低唱中默默前行,听晨钟暮鼓,看云卷云舒。
  喜欢在闲暇之余捧一本好书,游弋在文字的畅想中陶醉,让眼里常含激动与感恩的泪光,因为有了文学的点缀,即使枯燥的生活也变得鲜活起来,不再觉得孤单而乏味。读西游、品三国、评水浒、阅红楼,自一接触这些经典的东西,便如李白醉酒一样,醉倒在文学的殿堂里,至今不愿醒来。当时,条件有限的图书馆内,好几百册的中外名著,几乎被我“蚕食”了一遍。从此,买书、看书的习惯保留到了现在,初衷不改且钟爱有加。
  如水的夜晚,抛开繁杂的琐事,正是写作的极好时机。在光明与黑暗之中,沿着文字的脚印,放飞自己的心情并展开想象的翅膀,激扬文字的背后,是一种情感宣泄后的快意,一种将文字排列组合的过程,换来抑扬顿挫的表达,庄重而轻盈。
  作为一个喜欢夜晚的人,应该懂得倾心阅读和写作的日子不是不多,工作的繁忙和日常应酬,稍有些微的倦怠和一丝的懒惰,平常酝酿好的素材和故事,就会蒙上一层薄薄的灰尘,久而久之,就有可能荒芜乃至于杂草丛生,本可以一气呵成的东西,有可能就此变得牵强附会,连自己都不忍卒读。
  真正地走进文字,我从来都在夜晚进行,这是多年来养成的一种习惯,除了工作上的材料。我想,从夜晚到那盏孤独的灯火究竟有多远的路程?只要有了文学之灯的指引,无论你是成功还是失败,仿佛都已经不很重要,因为我不是作家,不需要靠稿费来养家糊口,毕竟写下的是自己的心情和对生活的感悟,包括我较早前的通讯报道、已发表和未发表的文学作品,我记录的是一点一滴的水,即便难以穿石,也总可以留一个年轮的印记吧。是的,执著于文学的阅读和写作,虽然有青灯伴古佛的单调,但你会发现文字的精彩和平仄的奥妙,你所看见的正是你所看不见的东西。
  其实,诗意的生活不仅仅是文字带给你的,也是你带给文字的,具有双重性。记得最早进入红袖注册的时候是在2005年年底,写惯了通讯、诗歌、散文的我,忽然之间就想写一篇微型小说的冲动,为的想填一填刚进红袖的空白,于是,花半小时写就的古体哲理小说《淘的故事》成型,并进入了红袖网站,然后被上海有名的《新民晚报》转载刊用,之后一直忙于其他,未再踏进红袖半步。直到去年6月,久违红袖的我,重新有了写作的沸腾,正是借助网络的平台,才感受到文字带给自己的那份惬意,以及文友之间那种因文字而坦诚交流的乐趣。
  静坐在电脑前,倾听乐曲的同时,特喜欢欣赏红袖里不同体裁的文章,其中不乏精妙之作。尤其是几位文友的写作风格和对文字的把握,值得我去学习和借鉴。如爱玥儿、东黎女诗意盎然的文字,溺水一瓢、清风拂荷亲情细腻的表达,醉里笑秋、诗剑琴韵人物刻画的功底,以及漂牛老弟和小妖妹妹在诗歌里所表现的那份灵动和洒脱,常令我欣赏不已、赞叹不已,他(她)们对文学的那份执著和痴迷,正是许许多多喜欢文字并由此走向诗意生活的一个缩影。
  可以肯定地说,到了七老八十的时候,戴一副老花镜,捧一本唐诗或是宋词,对着子孙们摇首吟哦的糟老头子,那就是我!一个在书海里打捞了一辈子的老渔夫。
  因为撒下去的是鱼网,收获的却是心情。

上一篇:品味人生
下一篇:25岁女教师